贵州体彩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贵州体彩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15 05:52:1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除了美制这套软实力,第四个就是美言,美国的话语体系,也是非常重要的软实力。因为在整个教育领域、文化领域等,几乎都是美式话语主导世界。从1990年代中国的高等教育、科研体系等纷纷向美国转制,于是乎我们现在大部分高校基本上充斥着美国学者的著作,以他们的教科书为蓝本来形成我们的教材体系和教育体系。在市场上,很多人都是欣赏美国的文艺作品,欣赏美国好莱坞大片,这一套软实力基本把我们覆盖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国因为不是主要矛盾,就有了一个在产业资本阶段快速发展的空间。并且这个时候,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认为中国是可以被融入的,因为中国在整个西方金融资本升级的时候做了巨大贡献,所以才提出“中国融入论”。但另一方面,随着1991年苏联解体后,认为中国将会重蹈苏联覆辙的声音也很大,谓之“中国崩溃论”。不管是融入还是崩溃,总之西方金融资本集团认为中国已是囊中之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、后冷战阶段的金融资本竞争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前天晚上,我去取快递的时候就闻到臭味了。”封面新闻记者联系到附近邻居大牛,她表示自己平时很爱逛淘宝,经常去取快递,8月12日她下晚班,回到小区就直奔丰巢柜取快递。根据大牛提供的取件截图,时间是21:15,“味道很冲,酸臭味但是说不上什么味道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过我劝大家先不要觉得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,因为美国的发言人讲的很清楚,在总统的选项中不排除任何可能。从现在发生的这些事情来看,新冷战不是一个大家可以用理性方式来应对的一个阶段。年轻的一代,特别是现在的70/80/90后,基本上没有冷战的经历,甚至也没有相关的知识。因为从1971年基辛格利用中苏矛盾策划尼克松访华,在尼克松正式访问中国以后,美国对中国的冷战手段就逐渐淡化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天这个讲座,用一个半小时时间给大家做了一个归纳,把老冷战到新冷战,从过去到现在,做了一个大致的解读,难免挂一漏万。因为这个解读,资料尚且不够,我们为了应对现在这个新的挑战局面,就先拿出一个很不成熟的解释体系,希望大家多多批评,谢谢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接着,由于中国生产规模越来越大,变成了世界第一大能源进口国,第一大铁矿石进口国,第一大农产品进口国,等等。那我们有没有可能因大量进口而具有这些产品的定价权呢?中国提出用人民币来建立石油期货结算,建立铁矿石期货结算,这是中国试图推动人民币国际化。为了让世界各国放心,中国甚至提出人民币结算可以黄金作为基础保证。这样一来,对那个过度虚拟化的美元体系来说,就无异于切了人家的奶酪。原本在21世纪第一个十年,当中国大量向美国出口廉价商品,并且把获得的贸易盈余回投到美国资本市场的时候,美国提出的叫中美国,甚至提出这个世界应该是中美共治,叫做G2。这是美国当年的国务卿说的,中美之间的战略关系是最好的关系。可到第二个十年就改变了,就是因为美国发生了华尔街金融海啸,美元信用下降,中国资本扩张和人民币金融的国际化动了它的奶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89年美国制裁也是外资全撤,那个时候苏联解体了,唯一的依靠西方资本全撤了。当时中国正在工业化高涨时期,外资撤走是很突然发生的,所以中国全无准备,于是进入了4年的衰退期,直到1993年才再度进入高涨。我们很清楚的记得,当时农民收入增长速度下降,农产品卖难,城市企业一片萧条衰退。在这种情况之下,中国人当时有一套应对办法,最终走出了危机。只是这个过程是磕磕绊绊的,中国当时以国内的财政金融为主要调控手段,虽然出现了经济增长,但经济增长很快就导致1994年的严重通胀,从一个危机到另外一个危机。然后逐渐转向外需拉动为主,逐渐又恢复对西方的各个方面的依赖关系,一直进入到新世纪加入WTO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柳叶刀》:保护一线工作人员 政府应该这样做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无独有偶,这种带有明显的、以文明冲突论为意识形态的内容,现在又被美国顶层精英再次提出,就是斯金纳,她对中美矛盾解释得更直白。她说,老冷战时期跟苏联的斗争,美国信仰自由主义,苏联信仰马克思主义,但马克思的理论也是自由主义的,只不过是自由主义的极端化,过于激进了,所以还是一个体系。她说,马克思是德国的犹太人,还是西方文明中的一个部分。今天他们在解释老冷战、在逐渐淡化当年使用的各种各样你死我活的斗争手段时,开始从意识形态上提出一个“与时俱进”的说法,美苏同属西方文明,是可以对话缓和的,而正在崛起的东方文明,才是他们既不能理解也不能接受的,他们不可能容忍这个东方文明成为世界主导,这是对整个西方文明的挑战。从2001年美国领导人提出“新十字军战争”,到把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拿过来变成美国现在的所谓意识形态,也有点像当年对日作战,他们把日本当成东方文明的一个代表,在那个阶段曾经形成过非常简单的划线。